LOGO

  • 登录
  • 注册
  • 二维码
资讯>阅读详情

关于中国传统印刷手工艺——古版水印的一丝感悟
2017-02-08 16:21:54

今年过年留在了北京,闲来无事,抽空去中国美术馆看了一场展览,正好遇见了浓浓年味的“杨柳春风——中国美术馆藏杨柳青古版年画精品展”。此次展览甄选了清朝、民国至近现代的百余幅年画。在看展之前我对年画的认识基本停留在那个穿个红肚兜,头上有俩小发髻抱条大鱼的胖娃娃的印象上,再仔细想想也就只能想到初五迎的财神爷和千篇一律的门神画像。看展之后我顿时觉得拓开了眼界,从根本上改变了对年画的刻板印象。原来年画可以有很宽泛的题材,譬如经典名著、神话故事、民风民俗、吉祥素材等等;年画的想象力、色彩的表现力、艺术性非常高,而且它更贴近人们的生活。

展览还展出了关于年画的制作过程,对于见惯了各种现代印刷制品的我来说还是比较新鲜的。于是我在制作过程展示区域停留了很久,观看每一道工序的介绍,仔细观察每一块雕刻木片。让我了解到每一幅精美年画的背后需要付出的辛苦劳动。这种制作年画的工艺属于一种中国传统的印刷工艺——古版水印,曾经我们在教科书上学到过活版印刷是中国古代伟大的四大发明之一,而古版水印则是更高级的彩色印刷术。它的发明者是明朝十竹斋胡正言,但其起源甚至可以追溯到隋唐。胡正言通过“饾版”套印的改进创新,让这项古老的印刷工艺焕然一新,并将中国的印刷术推向了新的高度。

展览中的古版水印工艺给我的震撼极大,以至于后来我连续好多天都在搜集关于它的知识。最让我感到好奇与震撼的地方,则是它究竟是如何用以假乱真的技术表现中国水墨丹青的。叶圣陶这样评价过木版水印:“它根据原画内容和笔意,持刀如笔,设色如画,用和原作一样的颜色和笔晕,在和原作一样的宣纸上来印,因而能够适应中国水墨画的特点,能够逼真地再现原作的真实面貌和它丰富而变化万千的笔墨意趣。” 中国画分为工精细的院体派和抒胸臆的文人画,精细的院体派工笔画可以展现丝丝羽毛,而写意的文人画用色灵活多变,色彩深浅浓淡交融活灵活现。古版水印便可以将两者都展现的淋漓尽致。

古版水印的从业者要求具备极高的美术功底、艺术修养以及工匠精神。从入门到出师再到专家,少则五六年多则二十多年。在这快速运转的消费社会里,这项传统的古老工艺的生存堪危,好在鲁迅先生在十九世纪三十年代通过一己之力挽救了当时濒临失传的这项工艺,如今我们才可以感受到古版水印的魅力。由于对它的热爱,我前往荣宝斋观看了更多古版水印作品,看到了高文英老师以及其他老师们的大作。看的越多越是喜爱,个人认为古版水印画的厚度、水感和层次还有那份浓厚的手工温度是现代印刷技术所不能比拟的,这一点决定了古版水印在今时今日依然具有存续的意义。

最近这几年我们总能够听到媒体鼓吹的工匠精神,复兴传统手工艺。我作为一名有工匠情节的设计师,能看到整个社会对于手工艺以及工匠精神的推崇,感到很欣慰。在儿时的记忆里,在那时的生活中,我可以触碰到爷爷亲自编制的各种竹器,还有很多老一辈留下来的各种老物件,每一个具有人工痕迹的工艺品都具有独特的魅力。说起对于工艺的重视,对于工匠精神诠释得最好的国度,我们总能想到邻国日本。也许在这条拯救与复兴优秀传统手工艺的道路上,吾辈还需要付出很多艰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并有机会接触到古版水印这项伟大的工艺,因为它的存在,不管是不弄文墨的老百姓还是热爱传统文化的发烧友,我们都能这方小小世界里找到心灵抚慰,寻找到现在、未来与过去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