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登录
  • 注册
  • 二维码
资讯>阅读详情

电子证据|电子证据取证之手机取证
2017-07-10 17:10:17

随着电子技术的快速发展,计算机、智能手机等信息时代的产物越来越多地融入了我们的工作与生活,然而,技术进步在带给我们方便的同时,也展现了其双刃剑的一面,许多违法行为正在逐步向计算机及互联网领域渗透、转移,行政领域中各类“电子化”的案件信息开始不断涌现。因电子证据的客观真实性在对案件事实的证明过程中有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曾被许多学者誉为信息时代的“证据之王”。而作为取得电子证据的重要途径之一的智能手机取证,已愈加引起了行政执法部门的广泛关注。

2015年5月1日起实施的新《行政诉讼法》已将“电子数据”正式纳入为法定的证据种类之一,电子证据自此便在行政诉讼领域取得了“呈堂贡证”的合法资格,这也意味着在行政处罚程序中可以藉以电子证据来增强对违法事实的认定。作为取得电子数据证据的重要途径之一的智能手机(以下简称手机)取证,已越来越受到许多行政执法部门的重视。那么,在我们烟草专卖执法领域,该如何面对这一新型证据种类取证的挑战?在日常执法实务中,对手机承载的电子证据又该如何去发现、提取、鉴定并揭示其证明价值呢?

电子证据

一、手机取证现状

目前,在基层专卖案件查办实践过程中,有涉及通过手机取证的案例凤毛麟角,只有极少数涉刑的案件中有涉及对当事人手机相关短信的零星提取,且大都是采用简单的先拍照后打印的方式予以固定保全,由于存在信息的连续性及完整性易遭到破坏,信息的来源及去向难以准确显示等弊端,这样的打印件在证据能力及证明力方面尽显“脆弱性”有余,“可靠性”不足,多有不胜“质证”之虞。经笔者初步调查,导致手机取证在基层实践方面近乎空白及提取手法单一的窘境大抵有以下几种原因:

1、电子证据意识淡薄。很多稽查员认为,在烟草专卖违法行为领域,常见违法行为的定性处罚,传统证据足以认定,采信电子证据,实乃多此一举。

2、担心触碰隐私保护。部份稽查员表示,对手机进行取证可能涉及侵犯当事人隐私保护,认为只有公检法才有调查的主体资格。为避免节外生枝,即便“证机”在握,常是“作壁上观”。

3、手机取证茫然无策。大部份稽查员认为,在互联网+时代,手机虽为“掌中活宝”,尽人皆用。可要从中取证,“探矿取金”,常常是一机在手,人机“两茫茫”,不知如何“下手”。

二、手机取证的概念及意义

(一)手机取证的概念

所谓智能手机取证,通常情况下,是指应用计算机及移动通信技术,使用专用的软硬件设备对储存在手机内存、SIM卡、网络运营商和短信服务提供商中潜在的电子证据,采用符合规范的程序和工具进行收集、恢复和固定,并将所获取的信息进行分析后整理出有价值的线索或被接受为证据的过程。

(二)手机取证的意义

首先,随着手机智能化及网络化应用的不断发展,手机已俨然成为当今个人信息的“综合处理平台”。很多违法活动也以此为依托,进行非法交易,并在此留下不法行为的蛛丝蚂迹,如人员身份信息、位置信息、以及缓存于微信的聊天记录,浏览器历史记录等等。这些信息都是我们日常查处违法行为的“信息金矿”,具有潜在的线索和证据价值。在烟草专卖违法行为领域,诚如部份稽查人员所言,烟草违法行为的定性,传统证据足以认定,但我们很多违法行为的认定仅停留在对个案的查处,大多数案件的调查深挖涉及的卷烟来源、流向等信息常止于言辞口供的荒诞及书证记录的匮乏。由于线索或证据的缺失,导致案件经营举步维艰,而这些缺失的违法信息线索却常常隐匿于当事人手机微信等社交软件中,如能顺藤摸瓜,抽丝剥茧,则有可能“案”白天下,萍乡市烟草专卖局湘湖区局2015年破获的“0120”微信网络售假烟案就是一个例证。

其次,手机储存的电子证据,因为是基于电子技术,以电子形式存在,其与传统的直接看得到摸得着书证、物证等证据相比,虽然容易遭到损毁、删改、甚至灭失,但在排除人为篡改、差错及故障等因素外,其客观真实性是所有证据中证明力是最强的一种,它不像书证一样易被撕毁或出现笔误,也不像证人证言带有较大主观性,外在可表现为文字、音频、视频等多种形式,能客观的反映事物的本来面貌。在传统的证据收集过程中,有些违法行为由于难以收集到更为确凿的事实证据,有时只能利用推定或行政认知的方法对其行为加以认定,譬如,对无证运输案中承运人“明知行为”的主观认定,这种“自由心证”如果有反证予以推翻,则不能成立。而基于手机的电子信息查证,将有可能发现当事人实施的违法行为在事前、事中及事后的包括主观意识在内的有关与什么人在什么时间实施什么违法行为活动的来龙去脉,其于事实认定方面的科学化属性将对降低判案差错风险,保障行政公正大有裨益。

另外,对于涉刑案件的前期行政调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第二款明确规定“行政机关在行政执法和查办案件过程中收集的物证、书证、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证据材料,在刑事诉讼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这一规定进一步从法律的层面肯定和明确了烟草行政执法收集电子证据在打击涉烟刑事犯罪过程中的价值所在。

创意宝丨电子证据